2017/03/19
no image

順手牽羊

3/19/2017 09:09:00 AM 0 comments

因為與友人討論到文字抄襲的事,搜尋到朱宥勳這篇 《文學抄襲的三種類型》 ,其中他說到:『維護自己作品的獨立性向來都是創作者驕傲來源之所在,在一篇作品刊出時,我們甚至會跟校刊編輯計較每一個空格、空行、標點的位置;因為我們相信,一篇作品的每一部分,都是「我的」,都是貫徹「我的」意志的...

2017/03/14
no image

女主人優雅之必要

3/14/2017 09:36:00 PM 0 comments

01 昨天到友人家作客,兩星期前的邀約,說好是三五個人的家常便飯,變成十五個人的飯局。來的客人有的不認識,有的見過但不相熟識,而女主人在廚房忙成一團,男主人在樓上忙手邊未完的工作,幾個客人相對,有幾分尷尬,男士們便各自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機。 女主人也不知是沒經驗或是太大意,...

2017/02/08
煮雪烹茶

煮雪烹茶

2/08/2017 09:07:00 PM 2 comments

今日閒來無事,想起妙玉收了一甕梅花上的雪來泡茶,家裡沒有梅花,倒有茶花。興致一起,便把茶花上的積雪掃了一壺下來,用以烹茶。人到底還是俗人,喝不出有什麼不同,倒是煮茶過程,有些別樣情思...揣想著,要不要學妙玉,也把這些雪水埋起來,隔個三五年再拿出來泡?

2017/02/03
2017/02/02
往事

往事

2/02/2017 06:49:00 PM 0 comments

結束忙碌的日子,上樓就彈彈琴,下樓就看看書,累了就在 陽台上曬曬太陽,吹吹冷風。 一整個臘月,都在Line校友群中發送的舊照片裡穿越時 空,彷彿倒帶的膠卷,一寸寸將往日時光推到眼前上演,而 後逝去。那鑲了金邊的鎏金歲月,叫人感傷也叫人歡樂,對 照現實中種種此路不通的人生即...

2017/01/19
no image

生病

1/19/2017 01:35:00 PM 0 comments

胡師母自發現病情至逝世,僅短短二十三日,在此之前,五十年沒有住過院。一直以為淡水三位長老,繼劉伯伯後,會是年長的另兩位長老,不料是最年輕的胡師母。這些天,我的電腦和手機上的Line群組通知一直開著,因為時差,我常半夜或清晨被通知聲吵醒...每被吵醒,便望著螢幕發呆掉眼淚,被兄姐們...

2017/01/14
憶胡師母

憶胡師母

1/14/2017 03:52:00 PM 1 comments

早晨還在睡夢中,便被電腦的Line通知聲吵醒,平日是關掉的,但近來因為胡師母病重,所以開著通知,怕錯過什麼消息。電腦咚咚響個不停,我沒有起身,便猜到要面對胡師母離開我們的事實了。 兄姐們追思胡師母一直在傳陳年老照片,我則自相簿中找到大一時與胡師母的唯一合影,年輕時的胡師母...

北國風光,千里冰封,萬里雪飄

北國風光,千里冰封,萬里雪飄

1/14/2017 01:44:00 PM 0 comments

溫哥華自去年十二月初下第一場初雪至今,寒流維持了三十三天,三十年來最長的冬季。湖面結冰,大人小孩在湖面上溜冰、打曲棍球;年輕人在社區的街道上溜划板,而山上划雪人士更興奮,難得一遇的好雪況。全城像舉辦節慶一樣,穿著隆重的雪衣,笑談著此場雪帶來的樂趣。

2016/12/01
壁間秋

壁間秋

12/01/2016 03:15:00 PM 1 comments

壁間秋/張大春 欲寫青春忽已寒,繁忙暑色絕消殘。門庭舊跡人間在,家國灰心壁上觀。占得榮枯一樣老,去來情事兩般難。輸他好景翻幽咽,自取霜天仔細看。 ☞看字平聲,讀若刊。 ******** 像一首翻破了的曲譜,一首發自千萬人心靈的老歌,自始至終都彈著安慰人...

2016/11/17
愛情保鮮期

愛情保鮮期

11/17/2016 06:37:00 PM 0 comments

楓眠如畫/張大春 落盡澄懷不是空,當時拂拭與君同。殷勤欲寫齊紈上,點染相思吳冠中。剩把芳顏沉逝水,猶侵明鏡惹西風。春來燕子窅然去,剪得紅深秋已窮。 ☞攝影:Vivian Fan ************ 2016.11.06 友人敍及感情事,某人似乎展開追求...

2016/11/12
2016/10/17
2016/10/12
感恩的日子

感恩的日子

10/12/2016 11:20:00 PM 2 comments

01 我總是猜疑又多慮。 昨晚微信的小群裡有人提出需要幫忙,我衡量自己的時間,答應一週能幫三天,對方卻沒有回覆...於是一整天我都心神不寧,想著是不是自己說錯話?是不是幫得太少?是不是與對方的期望落差太大?怎麼補救?

2016/10/06
秋光正好

秋光正好

10/06/2016 08:29:00 PM 0 comments

2016.10.01 這兩日溫哥華的秋光正好,樹上的葉子以絢麗的舞衣在風中款款擺盪著輕攏慢捻的姿態,煞是迷人。 朋友於年底須返回原居地,一心想在回國前看盡溫哥華的景色,每天都問:「樹紅了沒有?」,原本對春去秋來順其自然的我,也開始發急,大街小巷去巡視,惟恐一...

小紅莓採收

小紅莓採收

10/06/2016 08:03:00 PM 0 comments

2016.09.28 回家路上經過小紅莓田,正值採收時節,水色嫣紅一片。 小紅莓以水力採收,先放水讓幾乎中空的小紅莓漂浮在水面,再用一種刀片式的採收機拍打,將小紅莓從樹枝上拍打下來;而後人力下到水裡,用網子聚攏一起,再用機器送進輸送帶,依顏色、尺寸分送到不同類別,有的作...

2016/09/26
no image

「神州」憶往 /林保淳

9/26/2016 12:09:00 PM 0 comments

前幾日與保淳師道賀生辰,順道提起神州詩社的事,不料保淳師原來曾為詩社成員,與溫瑞安、黃昏星等人亦曾往來。從他的文裡,可以看到當年溫瑞安的飛揚跋扈,其恃才傲物的狂傲,日後不免招忌。 保淳師以為,當年詩社都是年輕人,或許被情治單位一恐嚇,難免說出一些入套的"口供&quo...

2016/09/23
2016/09/19
書劍江山--閒談金庸

書劍江山--閒談金庸

9/19/2016 10:48:00 PM 1 comments

書劍江山--閒談金庸 在華語世界裡,閱讀金庸已經不再是一種私人的經驗。舉凡談到一些人生經驗或議論社會時,常見以金庸的故事或小說人物作例。形容一個人,用盡詞彙,倒不如一句:『 那個人是個韋小寶』來得貼切而入裡。 武俠小說以其通俗有趣到極點而沒有文學的負擔,故深入人心...

2016/09/13
2016/08/26
水上人家

水上人家

8/26/2016 09:17:00 PM 0 comments

經過一排水上人家。 若在江南,水鄉有著「雲千重,水千重,身在千重雲水中」的隔世清幽,要不也有「春水碧於天,畫船聽雨眠」的閒適...若在威尼斯,則是"人間的狂喜縱情,是義大利的化妝舞會" (拜倫詩句)。 可在溫哥華,南方的小鎮上,這水上人家,既未被賦予桃花...

月缺月圓

月缺月圓

8/26/2016 12:40:00 AM 0 comments

2016.08.18 月缺又月圓。 人世也是這樣,總有些不如人意,但也有令人備感幸福的時刻。 這兩天走路,聽著李宗盛的歌《山丘》,回想五年級這一代,也算躬逢其盛。我們小時候還沒有藍或綠,電視還在黑白與彩色間轉換,大家都不富裕,只忙著作夢,或是紅樓夢,或是南柯一夢。...

 
Toggle Footer